位置:湖南新聞網 > 游戲娛樂 > 正文 >

婁底返程記事丨列車途經武漢,我拍下了半個站臺

2020年03月06日 20:26來源:未知手機版

深圳霧霾,大地影院,手機qq音樂播放器下載

2月4日,在成功地教會了媽媽通過外賣線上采買蔬菜后,我放心地取消了機票,預定了第二天從湖南婁底回京的高鐵。

高鐵余票充足,時間還有得挑。不用掏錢買搶票包,更不用微信群助力,付錢即可的返程高鐵票,買到手以后竟然有極強的不真實感。而打了十幾分鐘才接通的國航客服電話中,小哥沒了往日的熱情,聲音中透著疲憊,確認了訴求以后很快幫我完成了退改操作,連打分環節都忘了提就掛斷電話。

通常,返京的方式是高鐵到長沙+磁懸浮+飛機或高鐵直達。帶孩子的時候我通常選擇飛機,因為空間有轉換,孩子相對坐得住些。但是這次,空間轉換成了最大的弊端 每轉換一次,就需要到更多公共場所,和更多的人接觸。老家沒有機場,權衡之下,選擇了高鐵。

媽媽去廚房洗了很多水果,用保鮮袋分成了兩大袋 火車上吃的 和 回北京吃的 ,勸都勸不住。被告知火車上沒法吃以后,她又不甘心地拿了一個更大的袋子把兩袋放在一起。接著在冰箱里挑挑選選,掂出了她認為最好的臘肉和干牛肉,整理了半天,也認真地用保鮮袋裝好,拿出了早就打好真空包裝凍好的土雞,叫我回京以后趕緊吃。我爸又拉著我和老公開了一個 家庭會議 ,叮囑我們努力工作的同時保重身體。

臨睡前,拿出年前屯的 戰略物資 口罩, 分配好了放在一個紙盒里,默默留在客廳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合上行李坐在床邊回想這個不可思議的春節,作為一個高中開始就不在父母身邊讀書的孩子,這次春節在家呆了史無前例的連續20天。往年父母忙工作,我要么在異地上學,要么在實習,每年生活軌跡的朝夕交匯就只有過年的7天假期。往年我會早早的在某寶買點花,準備好對聯和裝飾,而今年,鮮花和裝飾的訂單被口罩、消毒水、護目鏡、酒精擠到了身后。沒有人拜年,也沒有聚餐,每天的集體活動就是做飯。家庭成員彼此之間的關心含蓄而隱忍,轉發疫情更新,或是出門上班前跟上前去確認口罩戴了沒?這樣平淡的生活里,需要擔心的事只有買不到蔬菜和口罩還夠不夠用,以及和其他人一樣,看到被感染者和他們家庭的掙扎心痛和難受、為挺身而出的普通人而感動流淚。這20天里,大家不約而同地對對方的嘮叨更上心了些,從我勸爸媽戴口罩,到爸媽勸我不要熬夜,放在以前,嗯嗯啊啊地應付兩句后就不會有下文了,而這次,大家都變 乖 了。

送我們去高鐵站的路上,被拒絕了N次以后,媽媽還是忍不住問,要不要趁在自己車里吃點墊下肚子,我只得趕緊摘了一半口罩迅速喝了杯酸奶。高鐵站人很少,每個人都戴著口罩,大家都很謹慎地保持著距離。站在入口測乘客體溫的工作人員,小腹微微隆起,居然是個孕婦,我忍不住回頭多看了她一眼,心里默默祝安好。

車上人不多,這是一趟從湖北穿行而過的高鐵,但是因為疫情原因,湖北省內的車站都未設上下車。到武漢的時候,像是致敬一般,車速慢了下來,停留一分鐘后,又匆匆開走。我掏出手機,拍到了站臺后半段。這個20天來無數次讓我淚目的城市。街上只有零星幾個推著貨物的工作人員,再想定睛看看他們臉上神色的時候,高鐵已經飛馳遠去,我只能繼續盯著窗外的小山丘和時不時出現的自建小樓發呆。一湖之隔,這里的鄉間景色跟湖南是如此相似,這里的人民卻在承受著更嚴峻的苦難和考驗。

疾馳的復興號沒有給我太多時間惆悵,又發了一會呆以后,被手套鞋套和兩層口罩加護目鏡全副武裝的乘務員從車廂的另一頭走過來通知我們,馬上到北京西了。北京西的站臺同樣安靜得不真實,下車的乘客人數還沒有準備上車作業的保潔人員多,他們戴著五顏六色的棉布口罩,靜候在車旁等待上車打掃和消毒。我回頭拍了一張空無一人的站臺照片,作為紀念。

到了出口,打開網約車APP準備約車,居然很快派了單,穿過空蕩蕩的下沉廣場上到地面,司機已經到了,敬業地下了車幫忙搬箱子。回家的路上鮮有車和行人,店鋪都關著門,到了小區以后,我們開始了為期14天的居家隔離。沒有人知道還需要多久才能摘下口罩,但是六零后的爸媽,八零后的老公和我,很有可能是九零后的在高鐵站懷著孕檢查乘客體溫的姑娘,年齡不詳的網約車司機,都在心照不宣地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等待春天的到來。

本文地址:http://www.cyxjsd.icu/youxiyule/109134.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实例